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秀场 >正文

最强狂兵最新章节_正文 第853章 穷苦人不欺负可怜人!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2019-05-13 来源:湘西新闻网

  核心提示:阳春三月,夭夭碧枝,皎皎风荷,暖风熏醉,染了春扉。安静的午后,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,轻轻的敲打着心语,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,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。初春的日头,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,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...
 

    苏锐一踏进包间的门,立刻被熏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说齐老哥,你们之前到底在这里抽了多少烟?喘都喘不过气来了。”

    齐啸虎眉毛一横:“苏老弟,你这就不对了,男人哪有不抽烟的?连点烟味都闻不得,这怎么行?可别跟个娘们似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,在说完这话之后,齐啸虎又看到了掩住口鼻的张紫薇,不禁嘿嘿一笑:“那什么,快把窗户全部都打开,谁要是再敢在这房间里面抽烟熏到了我的紫薇妹子,看我不打断他的腿!”

    这会儿的齐啸虎倒是没有半点的重男轻女了,反而对女性尊重无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不太方便,现在的苏锐真的很想对齐啸虎竖个中指。

    几人落座之后,齐啸虎笑着说道:“苏老弟,除了紫薇妹子,你旁边的这个妹子是谁啊?之前可从来都没听你介绍过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自然是薛如云,从见面到现在,她还未发一言。

    “她是我的一个朋友,叫……”

    苏锐还没说完,便被薛如云打断:“还是我自己来介绍自己吧。”

    “齐大哥,我叫薛如云。”薛如云看着齐啸虎,笑吟吟的,目光之中竟流露出回忆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漂亮的妹子啊。”齐啸虎乐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接下来他便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很耳熟呢?”齐啸虎露出思索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而苏锐和张紫薇并不知道内情,目光之中皆是带着惊奇之意。

    看这样子,薛如云竟然和齐啸虎有旧?

    可是,齐啸虎也许是年纪大了,记性已经不那么好了,皱着眉头思索广州医学院荔湾医院癫痫科怎么样了半天,也没能想的起来。

    薛如云看着两鬓已然全白的老齐,眸光微动,眼圈已然变红了。

    “近二十八年未见,如云终于能当面感谢齐大哥的救命之恩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薛如云深深的鞠了一躬,在她俯身的时候,眼眶之中已经有晶莹洒下。

    苏锐闻言,浑身一震,眼中呈现出难以置信之色!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,薛如云和齐啸虎竟然会有这层历史!

    怪不得从相见开始,薛如云就一直没怎么说过话,原来她一直是在酝酿情绪呢!

    齐啸虎仍旧皱着眉头:“二十八年未见?救命之恩?这是怎么回事?你这丫头,有什么事不能一次性说完?来来来,别鞠躬了,先起来再说!”

    苏锐在一旁摇头无语,就连他都猜到了一些端倪,而齐啸虎这个后知后觉的粗人竟想不到这些。

    薛如云站起身来,轻轻的擦了擦眼泪,重又微笑道:“齐大哥,您真的想不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齐啸虎看着薛如云的脸,这漂亮的面容和记忆中的某个画面开始缓缓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确定的说道:“将近三十年前,老齐我应该还在码头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才刚刚联合了一帮外地来的穷苦兄弟,推翻了码头的帮派,迈出了成为黑帮大佬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,当时的齐啸虎即便成为了一个小帮派的老大,但是在那些大帮派的眼中,也仍旧和混混烂仔没什么区别,根本不值得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黑帮大佬也是从这种地方一步一步的走出来,没有任何捷径,此时回想起来,不禁让人有些唏嘘感慨。

    “是的,那时候的您就在码头,我和母亲为了躲避别人的追砍,在齐大哥您那儿躲了将近一个月。”薛如云的眼中现出回忆的神色:“后来也是您帮助我们混上了船,逃往了内地。”

  &茂名市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nbsp; 苏锐沉默,那个时候的薛如云还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孩童而已,却能够把这些场面记得如此清晰,说明那个时候的记忆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,也真是难为她了。

    齐啸虎一拍大腿,明显是激动的吼道:“我这才想起来你是谁!”

    老齐的嗓门实在太大,表达激动的方式让人有些承受不了,他旁边的几个属下甚至都本能的捂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齐大哥,如果没有你,我是不会活到现在的,说不定早就被人砍死了。”薛如云的美眸之中绽放出难言的感动。

    如果说她和母亲的逃亡路上必须要感谢一个人的话,那就只有齐啸虎莫属了。

    当时她和母亲虽然已经被逐出家门,但是薛家的某些人仍旧对其穷追猛打,甚至雇凶去砍人,有几次险象环生,差点遭遇不测,薛家某些人的心狠手辣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那一次逃跑的时候,正好遇到了齐啸虎和他的一帮兄弟,这些汉子二话不说,抄起家伙就把追砍薛如云的那些人给揍的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之后薛如云母女便在码头的一间木屋里藏了起来,齐啸虎每天都会安排人给她们送饭。值得一提的是,薛如云的母亲当时还是风姿绰约的少妇,其真正的姿容并不在现在的薛如云之下,走到任何地方都会遭到男人的觊觎。可是,就在这个码头,在这个到处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地方,却愣是没有一个男人敢动她们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齐啸虎的命令。

    在老齐看来,他是穷苦人出身,这两个母女更是可怜,穷苦人不欺负可怜人,这是他在的原则,并且已经被贯彻了三十多年,从不改变。

    就算薛如云的母亲是个祸国殃民级数的大又怎么样?他老齐在外地老家有妻有子,对这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在那个时候,薛家的势力实在是太大太大,在这个屹立在南阳已经近百年的庞大家族面前,齐啸虎的小帮派简直就和大象脚边的蝼蚁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敢帮助薛如云母女躲藏薛家的追杀,简直就是找死的行为,当时的齐啸虎完全没有任何和薛家对抗的资本!

&nb治癫痫病昆明的医院sp;   但是,老齐就是个直来直去的汉子,他不管对方的实力如何强大,他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。

    是的,他认为在这件事情上,薛家的薛坦志做的很不地道,那么,他就要帮助薛如云母女来反抗这一切。

    当时的薛家的某个女人真的是下了狠心,就是不愿意放过薛如云母女,不仅搜查所有进出南阳的通道,更是不惜耗费人力物力,展开大规模的搜索。

    在这种几乎堪称天罗地网的搜查之下,齐啸虎还是冒着触怒薛家的危险,帮助薛如云母女混上了前往内地的客船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如果没有齐啸虎的帮忙,那么就不会有现在的薛如云。

    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苏锐得好好的敬老齐一杯。

    虽然齐啸虎没什么文化,是个百分之百的粗人,但至少是个爷们,是条汉子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薛如云的父亲薛坦志又能算得上是什么呢?他是长得比齐啸虎白净帅气,他是比齐啸虎的文化水平高,但,那又怎样呢?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,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掩盖住他人渣的本质。

    “那个薛坦志还真的不是个男人,不,说他是男人都是高看他了,压根连个人都不是,妈了个巴子的!”齐啸虎是个暴脾气,一想起二十七八年前的往事,登时气的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薛如云沉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三十年来,她对于那个男人的恨意并没有减少多少,如果没有他,自己和母亲何至于过上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?

    当自己和母亲过着捡菜叶为生的生活时,他薛坦志在干什么?当母女两个饥寒交迫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,他薛坦志又在干什么?

    那些往事深深的烙印在薛如云的心底,让她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他虽然是自己生理学意义上的父亲,但是薛如云从来没有承认过这一点,她和母亲曾经所遭受的苦难,薛如云要通通的还给薛家,还给那个让自己遭受这一切的男人,不,不仅是他,还有薛家的所有人。
<癫痫权威专科医院该如何选br>     “既然是个男人,就得管好裤裆里面的玩意儿,搞了女人,就得对她们负责。”齐啸虎说着,脸上的不屑和愤怒更加浓郁:“让别人拿着砍刀来追杀你们母女,他薛坦志真是有志气啊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就连张紫薇的脸上也涌出了极为愤怒的神情,很显然,薛如云的遭遇让她对前者的父亲印象极为不好。

    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紧紧的攥着拳头,小声的说道:“真是可恶极了。”

    想着薛坦志的种种人渣行为,又想着苏锐对自己的屡次拒绝,张紫薇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,心底不禁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她现在明白,有些时候,拒绝才代表着负责。

    “所以,这些年来,我一直记得齐大哥您。”薛如云脸上的沉重渐渐褪去,重又笑了起来:“后来长大了,知道齐大哥您已经是在南阳叱咤一方的人物,我这才放下心来,至少,能找得着恩人在哪